追忆东木头市老铺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3-31 16:03 点击数:

原标题:追忆东木头市老铺

如今的东木头市商厦林立 图片据网络

驱遣饲料有限公司

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从东木头市西口北边算起,一直到印花布园南口,各行各业的门店沿街一字排开,这其中有制作马拉轿车的、编竹篓子的,还有毛匠、漆匠、相命馆等,足足占据半条街。这些铺子如今早已不存,它们中有的并入大厂,有的则永远消失了。

“酱园铺”与“油篓子铺”

所谓的“酱园铺”,就是生产酱油醋、酱菜等副食品的作坊。东木头市靠近南大街的地段曾有两家规模巨大的酱园铺,它们都是山西人开的,其中一家创立于清末,抗战时期毁于日军轰炸;另一家名叫“义和园”,创立于民国初年。

“义和园”门面五间宽,我虽未进去过,但曾在高处张望,估摸着整个酱园约有十二间宽,整齐地摆放着几百口酱缸,里面盛放着酱油、醋、豆瓣酱、辣椒酱、香油、酱菜等,俨然一座大型食品工厂。“义和园”的生产原料皆由卡车从产地拉来,每年活忙时还要征用几十名临时工帮忙。“义和园”的产品除了在西安市零售外,还批发销往全省各地。

“义和园”的东边紧挨着一家三间宽的“油篓子铺”。旧时老百姓打酱油醋用的不是玻璃瓶,而是“油篓子”,这种篓子外面有竹子编成的框架,内胆为特制的油纸,经久耐用。儿时听闻,“油篓子铺”所用的竹子都是从白鹿原上的鲸鱼沟运来的,先由小学徒用一个木制的器具插入竹子的底端,用力把竹子分成四条竹片,再把四条竹片对破成八条竹片,然后由师傅用篾刀把竹片皮、瓤分开,再用竹皮编“大油篓子”,竹瓤编“小油篓子”,大的可以装一百斤,小的只装一斤。

这家“油篓子铺”和“义和园”互为支撑,后者远途运输用的特制“大油篓子”皆由前者提供。“义和园”和“油篓子铺”一直存在到上世纪50年代末,后来便不再听闻了。

位于鲁班庙的作坊

过去没有桶装家具用漆,大到钟鼓楼的修缮,小到每家嫁女用的箱柜油漆,以及画家用的各色颜料,都要到东木头市的“积盛成”油漆颜料店去购买。

“积盛成”建于清末,位于东木头市西口的鲁班庙中。“积盛成”的经理和副经理把从师傅那传下的手艺教给了徒弟,但十几个徒弟也有分工,其中熬桐油和熬制“退光漆”是最保密的技术活路,最后也只有朱万碌和张振邦两个徒弟得到了真传。

“积盛成”门市部的东边,是原鲁班庙的大门,当时已改成三间铺面,西边一间是家“桶铺子”。在镔铁和塑料普及前,木桶制造业极为兴盛,南方人冲澡用的大小木桶、北方水车上用的大小水桶、各家井里打水的木桶、洗衣服用的木盆、洗脚用的脚盆……这些林林总总的木制容器都来自“桶铺子”。

东木头市的“桶铺子”是一个大荔人开的,所用的圆木都是生长于秦岭里的楸木,由山民用推车运来。从圆木切割到制成大小水桶以及销售,全由店主一人完成,后来还增加了腰鼓鼓身制作,也是由他“单干”,见识过他手艺的人无不佩服。

鲁班庙大院里还有两个手工作坊,分别是缝纫估衣作坊和皮毛作坊。“估衣”一般指二手旧衣,过去多用于办丧事。缝纫估衣作坊的门店当时开在钟楼的西北面,是北大街路西第一家,后来拓宽为马路。质量较好的估衣都是在北大街门市部楼上制作,而差的、旧的则要拿到东木头市的作坊制作,由工人洗净、晒干、熨平再拿去卖。

对于鲁班庙里的皮毛作坊,老住户们都不太愿意提及。因为生羊皮变成熟羊皮是要硝制的,把生羊皮泡在硝水中好几天,羊皮上的腐肉味加上硝水的怪味直让人避之不及。

生产马拉轿车的“轿铺子”

旧时所谓的“轿车”是相对于“轿子”而言的,它与现在的“小轿车(汽车)”不是一回事。这种“轿车”由大牲口拴拉,车形一般为窑洞形,两侧有窗户,后边封严,前边全敞,挂一片轿帘,车内人都是席地而坐,当然还铺有垫子。“轿车”的车轮很大,一般直径五尺,轮外无胶带,密钉铁钉,厚重坚硬,要三个以上的小伙子才能抬动。

东木头市鲁班庙的东隔壁就是一家制作“轿车”的“轿铺子”,这家主人姓何,手艺是祖传的。制“轿车”需要很大的地方,何家的房院很大很多,除了临街三间铺面,产品分类进去还有两间大院及东边三间厦房,再进去是三间堂屋,一明两暗,东边是何家三口的居室,西屋是租住户木匠曹家,走出堂屋后门还有个空院。

何家“轿铺子”只卖轿、不租轿,旧时租轿娶媳妇在对面“棚铺子”,租“轿车”则在养马的车行里。这种“轿车”一直使用到上世纪40年代,我曾坐过两三次,都是家里包来使的。

记忆中,“轿铺子”是东木头市最早关张的店面,店主何掌柜另立山头,在东木头市东头组建起一家拖把厂,工人把布料厂等企业剩下的线头、布条绑在木棒上做成拖把,生意非常好。何掌柜摇身一变成了“何厂长”,从此说事的、送礼的络绎不绝,门庭若市。

木器铺与箱子铺

“轿铺子”虽然关张,但店面不能闲着,东边一间长期租给了秦腔名演员王文鹏的亲戚,每年忙罢,王文鹏便到西安尚友社来唱戏,在这里一住就是几个月。

“轿铺子”西边两间租给了临潼来的木匠曹师。曹师的木器铺规模较大,主营业务是大批量木制品加工,可称为木器厂。那时候,所有大批量的木制生意都要找私人来加工,如宿舍和培训班使用的床铺,工艺比较简单,两条长凳一个床板就拼起来了。新中国成立后,这家木器铺接到一个很大的订单,就是为军人家属制作钉在门口的“光荣之家”木牌,因为数量太大,连做了好几个月。制作过程我也参与了,当时我和另一名写手在店里给每一块牌子上写“×县×乡×村××”,中间再写上“光荣军属”大字,最后落上人民政府的款。

上世纪50年代,城里诸如曹师这样的木器铺被集中起来,在南门外大街组建了集体企业——锦华木器厂。曹师走后,原有的两间门面又租给了河南人,开起了箱子铺,主营陪嫁用的箱子,以及戏箱、棕箱、牛皮箱等。过去陕西人嫁女,陪奁里必有柜子一个、箱子两口,嫁女的箱子也分好与次,好者用樟木、楠木、核桃木,八个角包铜制花纹,正面有铜制锁扣、大铜锁;差者一般用薄杨木,正面有铁皮或铝皮锁扣,上下两面均无包角。这种箱子以水调的白灰腻子整个抹平,再用桶装的黑漆刷一遍,干后请画工在箱子正面刻出梅兰竹菊,最后装色,煞是好看。

这家河南人开的箱子铺生意很好,供不应求,每天做多少卖多少。

现代化的照相馆

紧挨着演员王文鹏亲戚租屋的东边是一家“命相馆”,也就是算命的馆子。算命师为道士装扮,留着长胡子,坐在桌后的一把大椅子上。新中国成立后,这家“命相馆”便关张了。

“命相馆”的东边是家一间大的照相馆,算是整条街最现代化的门店:玻璃窗里面放着几张大照片,从旁边的玻璃门进去,左手有个玻璃柜台,后墙上是一块天蓝色的幕布,边上放着个1米高的楠木花盆架,房子中间有把椅子,正对椅子的是一只三脚架,上面装着一部老式折叠相机,用黑布盖着。

照相馆老板是江苏人,每天早上10点以后才来上班,一般下午三四点没人来照相他就回去了。照相馆里除了老板外还有一个16岁的学徒,每天老板走了之后,他就出来和我们玩。

掐指算来,早年间东木头市共有13门行当,其中绝大多数都随着时代的变迁消失了。如今站在东木头市高大的商厦下,忆起当年的景象,恍如隔世。

原标题:关之琳与健身教练一同爬山被误传绯闻 本人亲自回应:不要乱讲

(原标题:原油交易提醒:EIA提振美油,美国或制裁委内瑞拉)

最近科技股还在持续调整,对于现在这个点位来说,只要不是去买估值特别高的标的,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太介意仓位,对于一般的投资者而言,这个时候我也不建议太低的仓位。

Powered by 棐叠通讯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